• 收藏

  • 点赞

  • 评论

  • 微信扫一扫分享

倒闭、裁员、股价暴跌,智驾驶出低谷还有多远?

来源:爱集微

#智能驾驶#

#产业链#

2022-11-06

集微网消息,“这车已经买了3、4个月了,天天开,但辅助自动驾驶功能从来没有启用过。”某位Model 3车主继续表示,“现在自动驾驶还不成熟,不敢用,我都是自己手动开。”

与该车主一样,购买了具备辅助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,却让辅助驾驶长期“赋闲”的车主大有人在。事实上,不仅自动驾驶功能“赋闲”,越来越多的自动驾驶公司正在被市场“赋闲”,股价暴跌的同时,从普通员工到CEO,频繁被任职公司抛弃,自动驾驶行业新风暴已悄然来袭。

智驾新动态:倒闭、裁员、股价暴跌

继电动化后,汽车行业正坚定地朝着智能化方向挺进,以特斯拉、小鹏汽车为代表的先行者也借助领先的智能驾驶技术,在传统主机厂主导的汽车市场频繁杀进杀出,特斯拉更是成为汽车智能化的代名词。

但是,自10月以来,自动驾驶行业画风突转。10月下旬,背靠福斯汽车和福特汽车的自动驾驶公司Argo AI突传倒闭噩耗,而该公司于今年5月还在路测。这是继Starsky Robotics倒闭以来,自动驾驶领域又一家折戟的明星创业公司,数十亿美元投资成了水中月。

而距离Argo AI倒下不到一个星期,另一家自动驾驶明星公司也对自己的CEO下达了驱逐令。10月31日,图森未来公告,终止现任CEO、总裁、CTO侯晓迪职务,并免去其董事会主席职务,一则公告,把老板变成了吃瓜群众,至此,图森未来已有两位创始人离开核心圈。

又过了2天,11月2日,市场传言,小马智行也开始了断臂求生。据多个市场消息,小马智行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多地进行架构调整,出现大幅度裁员情况,有自称小马智行内部员工网友表示,上午还在和同事谈未来,下午对方就已离开了公司。

事实上,除了自动驾驶公司,主打自动驾驶的汽车品牌,近段时间也不平静。

今年7月,刚经历裁员风波的特斯拉,其人工智能负责人、Autopilot自动驾驶系统的设计师安德烈·卡帕斯(Andrej Karpathy)也宣布离职;此外,理想汽车的王凯、王轶伦,蔚来汽车的章健勇,小鹏汽车的赵恒艺等,均是在今年离开原单位,自动驾驶部门人事异动,似乎已成常态。

伴随自动驾驶行业核心人员流动成常态,自动驾驶公司的股价、市值下跌也成了“新常态”。

英特尔认为,所控股的自动驾驶芯片公司Mobieye市值可达500亿美元,但上市前市场仅给出160亿美元,10月26日重启上市,首日虽然股价大涨将近40%,但随后持续阴跌,至当地时间11月3日,市值已跌回200亿美元。

其他自动驾驶公司股价暴跌更为严重。Aurora股价最高时达18.98美元,目前仅剩1.38美元(截至11月3日,下同),跌幅达92.73%,市值也跌去了96.23%;图森未来股价最高时为79.84美元,目前也仅剩2.85美元,跌幅达96.43%,市值跌幅达92.45%;Embark Technology、CYNGN、Otonomo等自动驾驶上市公司同样经历股价、市值双大跌的情形。

主打自动驾驶的特斯拉、小鹏汽车、蔚来汽车、理想汽车,同样经历了股价大跌的历程,这几家主机厂中,已实现盈利的特斯拉表现最好,目前市值“仅”跌去47.65%,有望率先实现盈利的理想以64.87%的跌幅次之。

自动驾驶上市公司和造车新势力股价与市值走向分析(单位:美元/股,亿美元)

似乎,与自动驾驶相关的上市公司,都陷入了股价、市值暴跌的魔咒之中,在股价大跌的背景下,裁员、倒闭、内斗也在持续上演,从头部企业到新入局者,都被市场下行的阴霾所笼罩。

福特CEO:自动驾驶盈利之路还很长

面向智能化下半场,行业才刚起步就遭受市场迎头痛击,人们不禁要问,自动驾驶怎么了?

从不同企业对自动驾驶的态度看,主要分为保守派和激进派两大派。以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为代表的一批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的自动驾驶技术水平较低,距离实现L1、L2级功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,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基本不可能实现。

另一派人士则认为,自动驾驶技术发展迅速,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将在不久将来实现。而以特斯拉为代表的企业更为激进,直接采用极简的纯视觉方案,马斯克认为,自动驾驶可通过AI视觉技术实现,安全性也远超人类水平。

针对纯视觉方案,机器视觉专家却向笔者表示,“视觉技术有非常多的局限性,还有很多技术难点没有突破。现在解决的是有无的问题,这离能用、好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正如开头所述,偶有发生的辅助自动驾驶事件,让越来越多的车主们对自动驾驶功能产生了不信任感。

Argo AI倒下后,福特暂时放弃推进L4级高阶自动驾驶,转而开发L2-L3级辅助自动驾驶功能。

“自动驾驶还不是现在的核心需求,”某业内人士继续表示,“技术还在不断优化、完善之中。”德赛西威也向集微网表示,相比智能座舱,目前不同企业的自动驾驶水平其实相差不大。因此我们看到,以高阶自动驾驶为主要卖点的汽车品牌,由于电动化领域投入不足,出现产品与市场需求脱节的情况,进而这类企业近期生存境况并不是很好,如威马汽车,曾为四大头部造车新势力之一,但自从其着力于开发W6、M7等高阶自动驾驶车型后,汽车销量出现停滞,继被头部造车新势力甩开后,又被二线造车新势力边缘化,目前还面临陷入资金链断裂风险。其他造车新势力中,月汽车销量也跟自动驾驶水平呈反向发展,如小鹏汽车,其汽车销量在今年7-10月已连续4个月下跌,10月销量更是同比腰斩。

纵使自动驾驶发展的道路上困难重重,但行业始终坚定前行。

除了保守派和激进派,市场也出现了以比亚迪为代表的实干派,在推进汽车电动化发展之时,也在加大对自动驾驶的投入力度,除了不断投资自动驾驶供应链,市场消息称,比亚迪已在计划自研自动驾驶芯片,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日前就其自动驾驶发展进度表示,比亚迪继续坚持技术导向、发布即量产的发展策略。

而引发近期自动驾驶企业频繁出现异动的原因,业内人士认为,“自动驾驶是一项长期投入的工程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。持续投入这么多年,到现在都没有实现盈利,企业着急,投资者更急,部分(投资者)已经(对自动驾驶)失去了信心,无法高投入了。”根据亿欧统计数据,今年上半年国内自动驾驶领域投资多达16次,但7-9月仅有一次投资记录。

福特CEO Jim Farley进一步指出,“实现L4级自动驾驶技术的盈利商业化需要很长时间。”

技术瓶颈突破缓慢也让自动驾驶企业加速内卷。上述人士认为,目前自动驾驶从实验室走向落地,为抢占市场先机,各家企业都希望自己的产品做到最优,“但技术不是想突破就能突破的,需要不断试错,找到最优解,研发团队的压力非常大。”据媒体报道,造成理想汽车AI算法负责人王轶伦离职的重要原因,正是研发压力过大。

(校对/占旭亮)

责编: 邓文标

黄仁贵

作者

微信:ren378087210

邮箱:huangrg@lunion.com.cn

作者简介

邀您一起关注汽车电子,关注智驾未来!

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...

关闭
加载

PDF 加载中...